GroovyCreation

学科教育应是STEM教育主阵地

智能时代的学生除了具备知识和技能,还要有自己的态度价值观,才能具备幸福的生活能力。这就是学科融合的力量。10月19日,第三届中国STEM教育发展大会开幕式在西安高新国际学校和西安高新第一中学举行。

这场来自全国各地近3000名与会代表、国内外顶尖学术研究专家、中小学校校长、STEM骨干教师的盛会,聚焦“融合的力量-STEM与学科教学”这一主题,分享与碰撞,融合与创新,探索STEM(科学、技术、工程和数学教育)本土化实施路径。

趋势:教师是影响STEM教育关键因素

教育部教材局局长、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主任、课程教材研究所所长田慧生在致辞中表示,要深刻认识STEM重大意义。在课程修改的过程中,许多学科借鉴国际有效经验,把STEM教育作为课程改革的重要抓手,尝试推动课程、教材、教学等方面的优化,希望大家进一步把STEM教育放到深化课程改革的大潮流中,加以理解和把握,掌握趋势,遵循规律,推进STEM教育向深里走、向实里走。他举例说:“比如普通高中入学课程标准,将是能综合应用科学、技术、工程学和数学,也就是STEM的知识和能力,解决特定问题,建议教师以STEM教育理念为指导,利用开源硬件开展项目学习。”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崔保师回顾了STEM教育理论和实践上取得的丰硕成果,他说:“STEM教育作为一种多学科融合的科技创新教育,对教师的素质有很高的要求,实践表明教师是影响STEM教育的关键因素,因此中国教科院在前期制定STEM教师能力等级标准的基础上,希望未来能够有更多的专业力量参与到STEM教师的培训中,夯实学校实施STEM教育的能力基础,保证STEM教育的质量和实效。”

“近年来,越来越多的香港中小学,以至于大学,每周末甚至假期都举办各种各样的与STEM教育相关的活动。”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主席、香港科技创新教育联盟副主席黄锦良说,“整个香港教育界都关注到STEM教育发展的重要性,各个学校也都结合自身特色,探索适合本学校实际情况的STEM教育发展实践的路径。”

据中国STEM教育调研报告显示,内地家长对STAM教育更加支持,兴趣度也会更高。在动手操作方面,内地小学生机会更多,港澳中学生机会更多。但是港澳学校比内地学校更重视教师STEM专业能力培训,港澳学校的教育经费来源渠道也会更加多样化。

调查:困难集中在师资、课程和经费等方面

在最新发布的中国STEM调研报告中显示,东部和西部的家长支持率较高,中部地区的家长支持率最低,同时发现,东中西部各区域中,小学生的家长支持率均高于中学生的家长支持率。

另外父母学历越高、职业与STEM相关,越支持学生学习STEM。同时发现,小学生比中学生对学校的科学课、科技社团或竞赛更感兴趣。值得注意的一项调查显示,不同教龄和职称的教师对STEM教育的态度之间存在显著差异,也就是教龄越久职称越高的教师支持率越低,反而是年轻教师接受度较高。原因可能在于STEM对教学和学习的创新度要求较高,新教师接受和理解反而更容易。

同时调查显示,学校在推进STEM教育工作中主要困难集中在师资、课程和经费等方面,STEM教育需要优秀的跨学科整合教学的专业人员,要求老师具备跨学科整合资源的能力。目前全国有70%的学校尚未配备专门的STEM教育相关教材,师资不足也是学校推广缓慢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观点:人工智能时代需要编程思维

“如果工业时代我们考虑的是机械思维、工具思维,甚至演绎出逻辑思维,那么到IT时代我们给孩子更多要有计算思维、编程思维、创新思维,当然还得要有逻辑思维,所以这些能力和思维的转变对我们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比如说人工智能时代编程思维,美国即将发布新的教师标准,把编程能力作为标准的重要内容,不管你是教音乐的,还是教艺术的,都要具有编程能力,因为我们毕竟进入了这样一个时代。”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杨宗凯在题为《教育信息化2.0与STEM教育》的主旨报告中带来了全新的理念,他说:“STEM教育说的信息素养,包括计算思维、编程思维、逻辑思维、创新思维都是信息素养的重要组成部分,素养是养成的,不是教出来的,不是开一门信息技术课,开一门人工智能课就能做的,而是要通过STEM教育养成!”

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所长王素作了题为《融合的力量:智能时代的STEM教育》的报告。她强调,学科教育应该是STEM教育的主阵地,要在学科教学中培养团队合作、创造性思维、申辩式思维、有效沟通,包括情绪治理,还有复杂问题的解决能力,判断和决策能力等。她强调,构建STEM新生态非常重要,STEM教育不仅仅是学校的事情,它应该是国家战略,全世界共同参与的一项活动。华商报记者杜娟

来源: 华商报

跳至工具栏